第十九章做春梦了

烛光晃了一下,昏暗得愈发暧昧。

秦止看着怀中的女子,终是将她揽入怀中,眼眸合上,不管她是什么来历,今夜她是他的王妃。

女子的发间带着淡淡的清香,这夜秦止睡得很踏实。

君令仪也睡得很香,她梦见自己抱着一只可爱的小兔子,雪白的身子红红的眼睛,惹人喜爱的模样让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君令仪的嘴角含笑,从梦境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刚一睁眼,眼眸一瞬瞪到最大,她对面的这张脸,是……是是是是是……秦止?!

她的身子僵硬地像是一块石头,看着这张俊脸难免有些口干舌燥。

这……这是做春梦了?

君令仪的右眼皮跳着,赶忙闭上了眼睛,还是做回兔子的梦比较好。

只是秦止的身子环着她,温热的触感让她再也无法集中注意力。

君令仪的眼睛闭得更紧了一些,在心中默念着阿弥陀佛色即是空……

秦止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君令仪的脑袋一片空白,刚才念得东西全都白费了……

眼眸再一次睁开,眼前依旧是某人的脸。

君令仪的脑袋嗡嗡直响,口中喃喃道:“老天爷,我不想做这个梦,能把他删除吗?”

秦止的手臂收的紧了一些。

“……”

君令仪的活动范围愈发有限,伸手掐上了自己的大腿根。

清晰的痛感险些让君令仪险些叫出声来,她又抬起眼看着眼前的人,这不是梦?

她的头贴在秦止的胸膛上,鼻端是秦止身上的药香味道,君令仪的大脑嗡嗡的更厉害了,还不如是梦呢……

她挣扎了两下,无果。

她探了探脑袋,轻声道:“那个,王爷,这么睡挺热的。”

没人回应,秦止的眼睛闭着,俨然睡得正香,唯有抱着她的动作半分都不马虎。

一看就是半夜泡妞的老手。

君令仪的嘴角扯了扯,反正外面的天还没大亮,要不就这么睡着?

她闭上眼睛,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困了,眼前这厮简直比什么咖啡茶顶用一百倍。

她悲催地躺在床上,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踌躇之间,她突然感觉身子被人推了一下。

她睁开眼,赶忙狗腿道:“王爷,你醒了?”

可是秦止依旧闭着眼,没有半分醒来的迹象。

“喂。”

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君令仪的脖子转了方向,看着慕烟蹲在枕头边。

慕烟的手里拿着一把剪刀,目光恨不得直接将君令仪剁成肉酱。

君令仪脸上的笑比哭还要难看:“熊孩子,是你父王先动的手!”

慕烟的脸色奇差,“不许占父王便宜。”

“……”

熊孩子你看看谁占谁便宜好吗?

“松开父王!”

慕烟把剪子抬起来,一副要威胁的模样。

君令仪悲催地看着他:“熊孩子……我没抱着他……”

慕烟的目光移到了君令仪的手上。

君令仪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无意识地把手掌放在了秦止的腿上。

见景,她利落地把手往里一收,慕烟的眼神总算满意了许多,只是君令仪发现自己好像摸了个不得了的部位……

她的手一时不知放到哪里才好,好在秦止的手臂总算松了些,君令仪也借机从他的怀抱里钻了出来。

折腾了半天,君令仪出了一头的汗,慕烟也放下了手中的剪刀,将秦止的身子摆正,末了又转过头瞪着君令仪。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下次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了。”

“……”她特么哪里高兴了,她特么都快被吓哭了!

这个早上君令仪也算体会到什么叫“惊心动魄”了,慕烟在一边气的要命,只是秦止还保持原样在床榻上躺着。

君令仪的眸子转了转,记忆中,秦止每天起得比鸡都早,这状况,是还没有醒来,那今天早上的姿势?

一想到刚才的姿势,君令仪赶紧摇了摇头,把这段记忆彻底地从自己的脑袋里消除。

慕烟看着君令仪的目光,小身子马上挡在了秦止的前面,像是防狼一样地看着君令仪。

君令仪下了床榻穿衣裳,眉头却微皱起来。

秦止没醒来,她心里的担忧越发深了,虽然今天早上秦止的心跳十分有力,可从受伤到现在秦止粒米未进,伤口也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君令仪推开窗看着外面的日头,从秦止受伤到现在已经是九个时辰了。

她系好衣带,在慕烟防狼的眼神中出了子规阁的门。

一出门,君令仪就撞上了桃儿两个大核桃一般的眼睛。

杜宇的剑柄横在桃儿的面前,表情也很是无情。

君令仪一惊,狐疑道:“怎么了?”

桃儿见君令仪出来了,表情更委屈了,核桃眼似是也更肿了一些,“王妃……王爷他……他……”

声音之中带了几分哽咽,说了半句却断住了,若不是君令仪刚从子规阁出来,怕会以为秦止挂了。

君令仪绕过杜宇的剑,走到桃儿面前。

她还未站定,却是桃儿扑到她的怀中,哭了起来:“王妃还未出阁的时候,大小姐找人为王妃算过一卦,说王妃是克夫的命,如今王爷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又遭变故,奴婢实在担心……可杜宇大人又不让桃儿进去……呜呜呜……”

桃儿倚在君令仪的肩头哭得伤心,君令仪忍不住抬头看了杜宇一眼……秦止不是被她克的,死了和她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好在杜宇只是收了手中的剑,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似是根本没听见桃儿刚才说的话。

君令仪安慰了两句,说了许多她真的不会做寡妇的话才让桃儿安静下来。

桃儿哭得差不多了,抬手擦了眼角的泪水,赶忙请礼道:“王妃,奴婢失态了。”

君令仪看着桃儿的模样,心中暗暗感慨,这古代的姑娘总是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夫君和主子的身上,虽说可以活的简单,可实在也太憋屈了一些。

她清了嗓子,开口道:“本妃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可好?”

桃儿一怔,狐疑抬头。

更新时间:2018-12-06 17:34:54

最新小说

更多
回书页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