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病号终于醒了

于家明呆了呆,等了半晌却见刘家姐弟都不理他,他好像有点明白什么了,慢慢转身去了后院。

没过一盏茶的工夫,他就又捂着肚子来前院了,有气无力的喊:“小山?”

小山人虽小,却能干,此时已经拿着菜刀将梨磕伤的部分都削掉了,闻言就抬头:“咋了,家明哥?”

“肚子疼!”于家明突然脸色一变,剩下的话未说出口,一溜小跑跑进了茅厕,里面就传来一阵放屁的声音。

小山童言无忌,乐得咯咯直笑:“家明哥,你吃啥了,在这都能听到你放屁的声音,嘟嘟嘟嘟…”

声音这么高,渠水肯定也听见了,于家明羞窘的想一头扎进茅厕里。

在厨房里忙活的渠水闻言,脸上就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来。

为啥她舍得给他吃梨,又愿意留他吃下吃饭。梨这种果子吃了是最容易拉肚子的,尤其是几天都不吃饭,肠胃虚弱的人吃了,效果会更明显。哼,都说懒人屎尿多,她给他拉肚子的机会也是帮他躲懒了。

等到梨汤熬好后,渠水抽空去看了下赵伤,还好,后者虽然有些低烧,但脸色明显好了许多,估计能活下来吧。她又换了条湿巾,才掀帘子出来。

正好遇到好容易从茅厕里出来的于家明,此时,他正半靠在椅子上,微微喘气。

总共没吃多少,却又拉那么多,有力气才是怪事。

渠水露出一抹柔柔的笑意:“出来了,那咱们吃饭!”

早上凉快,三个人就在梨树下面的石桌上吃,等端上饭后,小山的眼珠子就瞪得大大的,瞠目结舌的看着渠水。

后者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小山是个聪明的,见状就立马低下头,乖乖的一声不吭。

渠水笑着亲手夹了一块用盐水拌的梨递给于家明:“家明哥,这灾荒年,家家都穷,没啥好招待你的,就这梨做的粥和菜倒是还稀罕点,别客气,多吃啊!”

石桌子上摆的很简单的饭菜,饭是用梨块熬的清汤寡水,丁点黄面都舍不得放,菜也是用盐水拌的梨,这些东西用来解暑倒是不错,但是,给急于想要饱腹的人来吃,那滋味就太难受了。吃到嘴里,感觉吃的全部是水。

于家明肚子有些绞痛,却又舍不得放弃一顿白食,就咬牙将汤水全喝到了肚子里,菜也扒拉了半碗。

反而是渠水与小山,都没吃多少。

小山看着他那饿死鬼投胎的模样,几次张嘴都欲言又止,但又很快低着头,将头几乎都埋到了梨汤里。

等桌上菜都扒光后,渠水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哎呀,我忘了说一句了,这梨是稀罕,也能解渴解暑,但空腹吃多了也不好,会拉肚子,家明哥,回家了可不能常吃…”

话没说完,就看见于家明捂着肚子,箭一般冲了出去。

小山小大人模样似的皱了小眉头,瞅着渠水。

后者就笑着揉揉他的小脑袋,低声:“姐知道你没吃饱,忍着,等他走了咱再吃好吃的!”

小山的眼珠子就瞪得更大了,如果他没猜错,老姐这是故意的?

他一头黑线,也不知道家明哥怎么惹恼了姐姐,让她使出这种法子来对付他!他虽然才六岁,但自小家里人就告诫过自己,梨不能多吃,尤其是不能空腹吃。怎么家明哥连这个也不懂,轻易就上了当!

于家明不光拉肚子,还一直放屁,那声音大得让他都不敢去想以后再见到渠水的场景,所以,等第一轮肚子闹过脾气后,他就急匆匆找到了渠水,想要说出借钱的话来,但还没有张开口,小山已经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家明哥,快去洗洗,你身上好臭!”

在茅厕待了那么长时间,能不臭吗?

于家明的脸唰得一下就红透了。

渠水眼中也含着笑意,一下一下的瞅他,似是在看他衣服上沾上屎了没有。

他再也不顾别的,抓了地上的装梨的袋子,扭头就走。

后面传来渠水清丽柔和的声音:“家明哥,有空了再来啊!”

于家明就走得愈发快了,活似有鬼在后面追一样。

等完全不见了人影,渠水慢吞吞去关了院门,扭头正好对上小山的眼睛,两个人互相对视半晌,才哄得一下都笑出声来。

不是他俩心肠硬,实在是因为刚才于家明的表现太搞笑了,就是与渠水说话也不敢好好站立着,微微佝偻着,双腿紧紧夹在一起,脸上也满是一副隐忍难耐的模样。

于家明是方圆百里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文质彬彬型的,以前每次来刘家,虽说那态度腼腆,但总带着一种莫名的矜贵,弄得刘家人好像低人一等一样,又何曾见过他这般狼狈的模样。

等笑够了,小山才好奇的问:“姐,你咋突然看不上他了?你以前可是很稀罕他呢!”

渠水看了眼脸色红润的小山,想了想,决定告诉他部分实情:“小山,我大病一场,倒是更懂了些人情世故,回想以前,于家明是很看不起咱们家的,他相不中这门亲事,也相不中你姐姐我,现在态度好点,也只是过不下去了想让咱家救济而已!为啥咱就要做那冤大头,那一家四口人,个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你看让于家明劈个柴都不会,百般想法子偷懒,以后我真嫁过去了岂不是成了他们家免费的老妈子,就等着伺候他们一家四口人!我有手有脚,为啥要看别人脸色过活!所以我要退亲!”

“是太懒!”小山懵懂的点点头,说了一句:“咱娘还在的时候也不喜欢家明哥!只是,怕不好退呢…”

这亲事是老一辈做下的亲事,想要退亲难上加难,很可能会背上个不孝的名声。

渠水就微微一笑:“事在人为,再说了,那于家是个好高骛远的,根本看不上我这种农家女,之所以一直含糊拖延着,只是想要一山望向那山高罢了。所以,咱们要在他家蹬了咱们之前,先把他们给踹了!”

小山就用力点头,十分支持:“好,就是姐姐以后嫁不出去,我也长大了,我来养活姐姐!”

“有志气,姐就等着享咱小山的福了!”渠水很感动,忍不住摸摸他的脑瓜子。

小山已经扁着嘴捂着肚子:“姐,饿了。”

渠水就好笑:“等着,姐给你做煎饼吃。”

小山就已经开始咽唾沫了,煎饼,一听就是在油锅里面煎的饼啊。他马上积极回应:“姐,我去揽韭菜!”

渠水想了想,就笑:“行,多揽一点,咱中午做饺子吃。”

小山就一蹦三尺高,忙忙奔去了菜地。

真是孩子,听到吃好吃的就这么高兴!渠水还是很喜欢小山这么活泼的样子,笑了笑,扭身进了里屋。

一进去就微微愣在了那里,床上的男人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双很有特色的双凤眼正直直的盯着她,虽然人还羸弱,但那目光却带了一种别样的幽深与犀利。

渠水就惊喜的弯起了一双月牙:“太好了,你醒了啊?我看看你发烧不了?”说着上前,伸手要探对方的额头。

后者头一偏,下意识就躲开了她的手。

他的眉宇间,带着浓浓的戒心。

渠水有些没好气,哼了一声:“不让摸就不摸,你当我稀罕啊!跟个老妈子似的伺候你了一天一夜!好容易救活了你,却连个好脸色也不给!”

她向来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嘀咕两句后就低头掐腰瞪他:“你可是说了,救活了你要给我一百两银子的!喏,银子拿来!”

她伸出白嫩嫩的五根手指头,在男人面前晃了晃。

赵伤微微皱眉,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才发现嗓子沙哑的厉害,咳嗽了两声,断断续续的问:“你,你是谁?”

渠水的眼睛腾地一下就燃起了小火苗,这是救活了人准备翻脸不认账了!

她捋了袖子,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架势,瞪大眼睛:“我警告你,你身上的那盘小刀我都给你扒下来了,想用那个再来吓唬我是不行的,一百两银子,当初说好的价,少一文都不行!”

赵伤只觉得她的声音又尖又细,吵得太阳穴突突的疼,勉强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又问了一遍:“你是谁?我是谁?这是哪里?”

渠水已经开始了河东狮吼模式:“我是谁,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救你我可是担了大风险…嘎?你说啥?你不知道你是谁?”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他,脸上满是怀疑。

男人搓揉着眉心,很迷茫也很憔悴的样子:“咳咳,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渠水狐疑了半晌,眯着眼睛盯着对方:“你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赵伤缓缓摇头,又咳嗽两声,终于忍不住问出口:“能不能,咳咳,帮我倒杯茶…”他嗓子疼得厉害,一说话好像有砂砾在喉咙中滚过一样。

渠水就轻哼一声:“你当咱们这小山村里,还有好茶叶给你!温开水就不错了!”

话说的刻薄,但还是去了厨房倒了一碗开水送过来。

赵伤接过去后喝了一口,清俊的眉头不由自主就皱起来,这水中,带着一股油腥味,明显碗不干净。当然不干净,是之前小山盛鸡的碗,油腥不用热水洗不干净的。

“没有茶碗?”他只尝了浅浅的一口,权当润润嗓子,就嫌弃的推开了。

更新时间:2019-02-10 14:25:18

最新小说

更多
回书页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