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我给前夫当继母

我给前夫当继母

作者:九月流火
我给前夫当继母小说

分类:古代来源:掌阅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6-30 15:03

简介:古代言情小说《我给前夫当继母》小说的主人公是林未晞顾徽彦,是由作者九月流火创作而成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直到她死,丈夫终于如愿娶了庶妹。死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过是个陪衬的绿叶,一本庶女文中的女配,好啊,既然现在又重生了,那她就给他们当继母好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高然眼角余光扫到林未“落寞”离开,心里笑了笑,突然轻轻“呀”了一声,透露出些许着急来:“看我这记性,忙着和祖母说话,竟然忘了另一个人。林姑娘呢?出门前我答应了父亲,今日要好好照看林姑娘的,她第一次出来,恐怕会认生。”

周围人听到,一个嘴快的夫人忍不住问:“林姑娘?这是谁?”

“父亲的一个故交之女。她也是可怜,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父亲怜惜她一个人孤苦,便把她接到王府来了。”

夫人们一听就有谱了,寄人篱下的故交之女,父母双亡,身世可怜,这些当家夫人们呵呵一笑,便对高然说:“世子妃真是细心良善,时刻记挂着故交之女。”

忠勇侯林勇在权贵如云的京城里打了个水漂就没声了,这些眼高于顶的夫人太太们哪里还记得忠勇侯是谁,听到林这个姓氏也不会往这个方向想,她们当真以为这是一个凄凄楚楚可怜表妹一样的人物。

英国公夫人倒对此有谱,她不再年轻的眼睛里光芒淡漠,语气轻慢又审视:“是前段时间燕王带回来的那个孤女吗?你嫁入王府不容易,早日怀上身孕、诞下子嗣才是要紧事,在旁的事情上不必多费心思。”

英国公夫人对这个孤女是不太在意的,一个名义上的侯府之女,没眼界没见识,随便安置个住处就行了,不就是一句话的事么。显然,英国公夫人会这样想,全是因为她没见过林未,也没去过燕王府。

高然说出来本来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仁德能耐,被英国公夫人这样一顶反倒尴尬了。高然心里暗骂英国公夫人封建余孽,不过她和这个便宜祖母不过是面子情,反正她也不把英国公府当自己家,面子上装一装便罢了。

高然这样想着,说道:“这位林姑娘身世很是可怜,父母双亡,没有叔伯亲族,之前一直在姑姑家寄住,后来王爷见她孤苦,就将她接到王府来了。我一出生就有祖母、父亲爱护,竟不知天底下还有这种可怜的人,见到了林姑娘,我越发深感家族恩恤。能得祖母护持是上天对我之德,因此我越发想提携林姑娘一二,若是佛祖看到,许能积福到祖母、弟弟身上。”

此话一出英国公夫人连连唤好孩子,周围的夫人也称赞高然孝顺。高然抿嘴笑着,推辞一二后,转身轻轻柔柔地问凝芙:“林姑娘呢,怎么一会的功夫就不见了?正好现在各位夫人都在,我将林姑娘引荐给祖母和各位夫人。”

高然想起前世,她找关系混入一个富二代聚会的时候,带着她去参加宴会的白富美同学就是这样和旁人介绍她的。高然那时忐忑又喜悦,以为自己被那个阶层接受,直到今时今日同样的场景降临在她的身上,高然才知道,什么被另一个阶层接受,当被那样介绍时,这本身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

高然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林未,见她这样,周围的夫人太太们也跟着四处看:“西苑是皇家禁苑,怎么还乱跑呢……”

她们正张望着,突然一道声音从后边传来:“龙舟还没开始,你们这是找什么呢?”

众人回头,一见来人全都笑了:“老祖宗万福。”

英国公府的人神情讪讪,但还是跟着给寿康大长公主问好:“请大长公主安。”

寿康大长公主由人搀扶着慢慢走来,她喜笑颜开,虽然脸上已有岁月的痕迹,但是比前段时间精神了许多,整个人看着也生机焕发,仿佛年轻了好几岁。她笑着问:“远远就看你们说得热闹,你们在说谁呢?”

高然赶紧想接话,但是被另一个嘴快的年轻夫人截住:“世子妃正在说前两天燕王殿下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呢,听说父母双亡,寄住王府,世子妃对这个女子很是体恤。我们正在夸世子妃的孝心呢。”

“哦?”寿康大长公主冷冷看了高然一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嘲讽,“要不是我也认得林丫头,听世子妃的描述,我还以为燕王另外带回一个人来。”

寿康大长公主和高然、英国公府不太对付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但是谁都没想到,今日这么大的场面,寿康竟然会在这种场合直接不给脸。众人的笑都凝滞下来,高然在京城中备受追捧,可是在寿康公主面前却说不上话来。寿康大长公主是高然名义上的嫡外祖母,高然连接话的资格都没有。

英国公夫人的脸沉下来,她和寿康是同辈老封君,要不是寿康有个公主名分,儿孙饶膝的英国公夫人怎么会怕她。然而话虽这么说,但是公主身份可不是开玩笑的,英国公夫人心里不痛快,面上还不是得回转一句圆场:“三姑娘她一片赤诚,大长公主这是怎么了,又迁怒三姑娘?”

寿康冷笑了一声,理都不理,一转身又是慈祥和善的模样,慈爱地拍了拍身侧之人的手,说道:“既然你们说起她,那我便给你们看一看我新认的孙女,姐儿。”

一听这个称呼很多相熟的太太都愣了愣,熙姐儿?她们看向寿康大长公主身侧的女子,发现这个年轻姑娘漂亮出挑,闪闪发光,虽然从未见过,但是明显不是英国公府的大小姐高熙。

林未上前一步,行云流水地给众人见礼:“太太万福。”

寿康大长公主见众人疑惑,便笑着说道:“这个孩子是燕王带来的,我第一面见她便投缘,和我自己的亲生孙女没什么两样。也不知是怎么了,才几天没见,就和隔了几年一样,我刚才一见着她就把她招走了。姐儿知礼,说不能无告而别,所以我带着来和世子妃说一声,一会她跟着我走,用不着世子妃假模假样地看顾了。”

京城勋臣贵戚给高然颜面,但是寿康大长公主显然不需要,高然被寿康大长公主当着众人的面奚落,她脸面上很过不去,说道:“外祖母和林姑娘投缘是好事,我本是好心想让几位夫人见一见林姑娘,没想到被外祖母误会了。”

“好心?姐儿可用不着你的好心。”寿康冷哼一声,说,“她年少失亲不假,可是她的父亲被朝廷追封为忠勇侯,她名下有良田千顷,无论在哪儿置产都轻轻松松。燕王前两天刚和我说姐儿只是暂住王府,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被说得这么难听了呢?”

大长公主训晚辈,众夫人悄悄挑了挑眉,对此都微妙地笑着低头,并不插话。英国公夫人看不过去了,皱眉道:“三姑娘她明明是好心,恐怕是大长公主有偏见吧,这才看什么都不对。而且,什么姐儿,她怎么叫这个名字?”

一口一个姐儿,听得英国公夫人心惊肉跳,要不是知道不可能,她还以为寿康在喊高熙。

她怎么叫这个名字?林未听到自己曾经的祖母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心中悲怆,脸上的笑也不觉变得冷清:“小女闺名未,从小爹爹便唤我姐儿。听国公夫人的意思,是我的名字不妥吗?可是这是我爹爹留下的,如今爹爹已经过世,为人子女,岂能改名?”

“改什么名,她自己心里有鬼,还管得着别人叫什么名字吗?”寿康没好气地看了英国公夫人一眼,口气不善,“忠勇侯为国捐躯,是皇上和和首辅亲拟的忠勇之士。如今林家只剩这一滴血脉,国公夫人的跋扈作风收一收吧,这种烈士遗女可不是你能欺负的。”

英国公夫人脸色铁青,欺负孤儿寡母的名声最难听,而对方如果是烈士子女,那一不小心是要被弹劾的。英国公府如今确实势头煊赫,可是这多半都是沾了燕王府这门姻亲的光,高家在朝中的势力很是平平,英国公夫人紧绷了半晌,还是不敢拿儿子的仕途冒险,只能放柔神色,说道:“我不过是听到这个名字熟悉,随口一提罢了,怎么被林姑娘理解成改名了?我去年刚刚白发人送黑发人,熙姐儿才十七就去了,我心里痛惜,听到熟悉的名字不免恍惚罢了。”

林未垂眼,眼中转过不屑和悲凉。英国公夫人竟然用死者做挡箭牌,真是好笑,她竟然被祖母当面用自己的死攻击自己。

旁边站着的夫人见此赶紧圆场:“行了行了,都是误会,说开了就好。这个姑娘长得好,这等美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林未心绪起伏,见此正好装作羞怯低头,掩过眼中浓烈的怨和怒。寿康大长公主也不想在大好的日子惹不愉快,何况,现在还在宫里,她也跟着笑道:“姐儿前天刚刚出孝,这才出来走动,第一次露面,让你们见笑了。”

“大长公主说哪里的话。”太太们看着林未,眼中都闪着热切的光。原来是前段时间京城里炒得很热的忠勇侯的遗女,没想到本人长得这样漂亮,谈吐也落落大方,现在还得了大长公主的亲眼,很了不得啊。听高然刚才的叙述,她们还真以为是无名无分的破落户呢。

寿康大长公主亲昵地拍了拍林未的手,对着众人嗔骂道:“你们可不能因为她没有亲族便看低她,以后等她嫁人,我非得把我的压箱底抬出来给她撑门面。”

众人当然笑着说讨巧话,而家里有儿子的夫人心思已经活动开了。林未虽然背景不高,可是抵不住人家嫁妆丰厚,一整个侯府的资产她全能带走,有大长公主添妆,相貌还长成这样……日后若是娶回府里,林家的忠勇之名也是个颇有用的筹码。

寿康大长公主见目的达到,呵呵笑了笑,留下两句客套话便带着林未走了。从头到尾,寿康大长公主都没怎么搭理高然,她和英国公府连面子情都懒得装。

高然强撑笑意,等人走远后,一个夫人随口和高然抱怨:“世子妃真是的,你说的那样谦虚,我还真以为这是普通人家的闺女呢。忠义之后,侯爷遗女,这身份倒也还可以,就是没有亲族,这一点有些吃亏。不过她长得好看,这些瑕疵便也算不得什么了。”

高然听到后面眼神已经很冷,另一个夫人听到还附和了一句:“可不是么,我在京城这么多年,来来往往见了多少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出挑的人才。玲珑剔透正值青春,年轻真好啊!哎,世子妃你怎么了?”

高然回过头温和地笑了笑:“没什么,想起世子临出门前的吩咐,有些走神罢了。”

提起顾呈曜,夫人们立刻放下林未,兴致勃勃地谈起燕王府来。高然重新将焦点集中到自己身上,这才在心底轻轻哼了一声。高然本打算压低林未的第一次亮面,只要破坏了这些夫人们的第一印象,以后林未别想嫁到好人家。然而没想到,林未竟然这么快就搭上了寿康公主,而寿康竟然也愿意出面替林未引荐。进入社交圈的第一个介绍人最重要不过,如果没有寿康公主一力撑腰,这些眼高于顶的官太太怎么会平稳接受林未这种美貌逼人的寒门女。

高然准备了好久,现在却得了这么一个结果,心里没意思极了。

寿康大长公主热情地领着林未去见各位公侯勋戚,虽然这些人林未本来就认识,但是她还是领了外祖母的好心,一路乖巧地给各位夫人太太请安。这一圈耗费了许多功夫,要不是寿康公主精力不济,她非得把林未介绍到钱太后跟前去。

林未和公主府的奴婢劝着把寿康公主扶到宫殿里坐下,刚坐了没多久,龙舟就要开始了。钱太后带着众多女眷往专门的台子走去,宫廷女眷难有消遣,这种赛龙舟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的盛事了。众人兴致都很高,林未虽然不太好奇,但是看台人多,她怕出什么事,故而也紧绷着精神,小心地扶着寿康。

也亏了林未精神紧绷。不知道哪家的孩子被堵住视线,他心中不耐,竟然伸手去推前面的人。站在前方的女眷哪能想到身后会有人推她,冷不防腰上被用力一撞,她本就有孕在身,这一下身形不稳,险些便要栽到水里,林未眼睛瞅到不对,赶紧伸手去拉。女眷惊呼着往前栽去,林未抓住她的手,险险才拽住人。那个女子年纪不大,经此一变吓得神魂不属,林未也吓得不轻,她气不打一处来,沉着脸去质问推人的小孩:“你是谁家的孩子,竟然做这种事?”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