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无爱亦无求

无爱亦无求

作者:火舞
无爱亦无求小说

分类:短篇来源:追书云状态:未完结

时间:2021-06-15 22:45

简介:想要看无爱亦无求最新章节的不容错过!无爱亦无求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向思楠沈念糖之间的故事:沈念糖回到别墅,一打开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冷冷盯着自己的向思楠。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向思楠迈步走过去,把所有的光晕都吓晕了:“你奶奶的尸骨还没有着凉,你夜不归宿吗?昨天晚上和那个人约会过吗?”沈念糖仰头看着他,脸色发白,脊背上又有了僵硬的感觉。"我…"

”向思楠拉着向思楠的胳膊走进卧室,“看来你在怪我没有满足你,向太太?跌倒在门上,把她扔掉,直接解解:“既然你这么急,那就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有多贱!”沈念糖眼睛里充满恐惧,不断摇晃着头,她看到了向思楠身后各种各样血腥的画面,全身开始了一种又一种的痛,身上开始流血。

向思楠看着她那怪异的动作,黑眼珠一转,却把这些认定为沈念糖的戏弄,在她的尖叫中,把她的手捆了起来,然后毫不留情地试图解开她的衣服。"不,不,不,很疼,很疼……!"沈念糖眼睛不集中地大叫着,血肉模糊的真实痛感几乎让她想咬舌自尽。

向思楠停了下来,他茫然地站到一边,却不知道这女人究竟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情绪,他的手一触沈念糖的身体,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喊。"沈念糖,你在这里可不装疯卖傻啊!"向思楠压着心底的苦闷,衣衫褴褛地走了。

沈念糖躺在那儿,大口地呼着气。身上的伤痛似乎正在慢慢与骨缝融为一体,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让她全身被汗水浸透。黑夜里,她好像看到了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笑意慢慢地向她走来。

昏暗的夜色渐渐退去,沈念糖躺在床上看晨光升起。慢慢地,她把双手伸向五指,阳光从她的脸颊穿过,照在她的脸上,仿佛小时候被奶奶温柔地抚摸过。昨天晚上的无助几乎使她看不到生还的希望,也怕吓到了不知死活的向思楠。

沈念糖疲倦地倚着墙角,自嘲着:“好象是死了,也不过如此。”通过老管家的消息,沈念糖来到了奶奶的墓前,她蹲下来轻抚上面的相片,想笑,却不自觉地哭了起来。天上淅淅沥沥的小雨,配合着她隐约的呜咽,好似一种陪伴。

另外一头,一条黑色长裙的孤岚望着身旁的向思楠,眼底闪过一丝期待:“谢谢您来看望爷爷。”向思楠表情淡然:“顺道而已。”老爷子当初对他很好,指点迷津。这一次,他主要去看了另一个老人。

向思楠停住脚步,用目光打量她:“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孤岚身形一僵,面无表情地说:“我明白,你要是忙,下次就来。”向思楠微笑着,带着一点讽刺。在台阶下面,沈念糖双眼红肿,看着一对站在不远处的璧人,她的眼底充满了悲伤和哀伤。

当她回到家时,思楠的女朋友已经回来了…难怪她要和自己离婚,怪不得他要找她。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为了离开她。三年来,她一直不离不弃,毕竟没有人像她这样被这个世界抛弃。

向思楠是太阳,所以周围充满了火焰。沈念糖是黑暗的,所以周围很悲伤。看着向思楠的笑容,她眼底自嘲得愈加深沉,垂下眼睑,慌乱地逃走了。“你的幸福,终究不属于我。”由于她的身体开始僵硬,所以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就崴脚了,寂静的墓园里,低声低语很快引起了注意。

朝思楠撇眼望去,那熟悉的背影直接让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刚一迈步,就看见沈念糖的面前走了过来。那人冲进他的办公室示威!常青!向思楠双拳紧握,眼底一片怒火。

邵云琛担心沈念糖病开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能去碰她了,要是这样的话。快点,带我去!沈念糖伸出手,她已经开始发理性的汗水,但好在幻觉并没有出来,要克制,要离开,要马上离开这里。

她实在不想让自己的狼狈再次被向思楠看到,她实在是无法忍受啊!邵云琛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内心的苦闷让他如此苦恼。向思楠冷冷的看着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一起离开,面色凝重。

把沈念糖送到自己的诊所,邵云琛苦口婆心地劝了很多,大致是让她赶紧去医院,或者换个环境。沈念糖笑了,还是拒绝了这些人,因为她不想做个无底洞的病人。沈念糖转过身去,他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眼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扛不住的时候,先找我,好吗?”

沈念糖的手有些僵硬,还没有开口,她的腰就绷得紧紧的,低沉而隐忍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糖糖,当初我不该纵容你离开,现在我后悔了!”沈念糖慢慢的闭上眼睛,苦涩的说:“云琛,你是个好人,所以,我要尽量不让你的身体受伤。”

沈念糖回到别墅,一开门,看到向思楠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盯着自己。-----------看到他站起来朝自己走去,墓园里的情景又浮现出来。沈念糖忍着剧痛仰头道:“恭喜,你们两个又找回了彼此。”

沈念糖开始生理性出汗,她的嘴唇发白,想伸出手臂:“请放手。”“我有什么必要?”向思楠死死握着,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只要放开,这个女人就好像要消失一样,即使他知道这一点,也很可笑、荒谬。

「向思楠!」这些可怕的幻象又在她眼前出现了,她忍不住抬起眼睛,被抓住的手臂也开始产生灼热的疼痛。"想想你不会发脾气。"他禁不住想起,这三年来,她一直保持着一种唯唯诺诺的姿态,总是把自己置于卑微的地位,等待别人践踏。

这样的沈念糖,只会让他烦躁恶心,连发泄怒气的办法都没有。"请放开,放开吧。"沈念糖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她的耳朵里又开始听到了骂人的声音。对思楠身形一紧:「对总?现在你沈念糖有了下家,就什么也不管了吧!”他直接把她拉到卧室去。

沈念糖看着大床上的她,之前的恐惧回忆又一次袭来,血肉模糊的疼痛再次使她颤抖起来。向思楠看了看她满身的冷汗,松开了手,眉头缓缓地皱了起来:“你做了什么花样?”沈念糖急忙蹲到墙角,把自己卷成一坨,眼底一片恐慌。

向思楠再迟钝也能发觉她的不对劲,走到她跟前,疑惑地问:“你究竟怎么了?”“思楠,救我,救我!”在沈念糖耳边的诅咒让她已无力抵抗,身体上的痉挛也开始有逐渐加重的倾向。

向思楠被她的呼救惊呆了,还没出声,就看见沈念糖突然冲向洗手间,然后开始剧烈的呕吐。向思楠的目光朦胧,站在门口低声说:“你怀孕了?沈念糖身体一僵,擦去嘴角的污垢,抬眼望着他反问:“要是这样呢?”

沈念糖笑道,这就是嫁给自己三年的男人,她要靠续命的毒。最初,她感到了这份爱带给她的绝望。由于知道自己不会怀孕,服用的抑郁剂对卵子存活率有抑制作用,所以她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孩子,但是眼前的向思楠,却给了她最痛苦的回答。

如此思索之下,大脑带来的强烈刺激又一次让她剧烈呕吐,沈念糖明白,这是肉体的反抗,无声无息而痛苦。向思楠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沈念糖,紧皱的眉头没有一丝放松:“跟我去医院吧。”

沈念糖避开他,两手冰凉地从地上爬起来,表情坚决地说:“要是我不把这孩子留下,你打算怎么办?”由于她的举动,向思楠怒火中烧,心平气和地说:“不行,一尸两命。”

沈念糖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着夜色茫茫,泪水划过脸颊。最终还是希望她死,向思楠。胃病因长时间不吃东西而使人感到灼热的疼痛,但是她已经开始依赖它了。俯视手中的水果刀,她轻轻地划过手臂,鲜血慢慢地渗出,头皮发麻,一种原来她还活着的感觉最终使她找到了一点真实。

沈念糖站在镜前,看着自己眼窝凹陷,虚弱而苍白的样子,自嘲道。她自己跟孤岚在一起,真是个天差地别的人,她满脸淤泥,自己却污秽难堪。找到长袖一件,又吃了许多药,她就到孤岚约定的咖啡馆去。

沈念糖勾了勾嘴唇一笑:“那么,你们准备好了么?”独自一人看着,垂眸喝着手中的咖啡:“放过思楠吧,他全是顾及老爷子,当年我们分道扬镳时,你也知道。”“知道吗,是你自己没有坚持,看中了爷爷给你们家的好处。”

昨天晚上,沈念糖暗暗握住自己被割断的胳膊,点点头表示理解。孤独岚看着她,幽冷的眼睛里闪烁着讽刺和痛楚。她知道自己卑鄙,也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不能原谅的事,可她恨啊,恨自己当初的选择,恨自己当初对自己好!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