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昭华未央

昭华未央

作者:阿幂
昭华未央小说

分类:古代来源:掌中云状态:未完结

时间:2021-06-16 22:30

简介:《昭华未央》书中主要人物是谢玉娘刘熙,是作者阿幂的经典作品,谢玉娘刘熙之间的故事:这次轮着玉娘侧目而视看见红杏,轻声道:“红杏姐姐这句话我怎么搞不懂呢?我可以有哪些要姐姐做的?”讲话间到餐厅厨房前,玉娘站下栏,只拿眼见着红杏,红杏只能优秀去,一会儿以后出去,手里已提了个食屉,看见阶下已没有了玉娘影子,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捧了食屉回房。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玉娘上着玉色窄袖绣罗衫,下系雪青百褶裙,娉娉婷婷立在花架的阴影下。

玉娘看着红杏扶着树干站定,这才缓缓移开扇子,双眼微微一弯,露出几分笑意来。

她不笑时虽也秀丽婉转,却是带着些娇怯的清冷。这一笑之下,眉眼弯弯,双眼之中竟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顿生娇媚。

不知怎么,红杏看着玉娘这一笑,心中竟是害怕起来,到底素来脾气要强,轻易不肯让人的,又仗着马氏不太待见这位半路来的三姑娘,壮起胆子道:“三姑娘做什么,这样悄没声的站在人身后,可知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

玉娘拿扇子遮了下颚,往地上的残花瞟了眼,缓声道:“这花儿也不曾招惹着红杏姐姐,姐姐如何就做出这样辣手摧花的事来,叫人瞧着怪不忍的。”

红杏心上一跳,脸上却是个不耐烦的神色道:“不过一串花儿,姑娘倒是慈悲。且让一让,我要去厨房看看太太的雪耳好了没有,太太每日要吃的,可不能误了时辰。”

说了朝着紫藤花架外走,堪堪与玉娘擦身而过。

玉娘侧了身子一让,缓声道:“方才我去给娘请安,听说娘房里小丫头们说娘带着青梅姐姐上外头书房去了,红杏姐姐往厨房来了。不想竟在这里看见了姐姐。”

又注目看红杏脚上那双胭脂色帮绣通心莲的绣鞋,方才红杏那样用力地蹂躏那串紫藤花,只怕这会儿鞋底已经染上了花液。

红杏顺着玉娘的目光也看了下自己的鞋子,顿时站住了,她出来前在小丫头们跟前发了脾气,这回又叫三姑娘瞧见自己扯紫藤花泄愤,若单是一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两下要是凑在一起传在太太那里,太太必然会认定自己衔恨在心,恐怕再难得太太青眼,日后指不定就拉出去随意配个小厮,这一世就都完了。

想到这里,红杏脸上就不太好看,拿眼狠狠看着玉娘。

玉娘又轻轻皱了皱眉,说是:“红杏姐姐想必以为娘不喜欢我,所以才不肯把我放在眼里。可娘最是个慈悲讲规矩的,红杏姐姐这样妄自揣测娘的意思,娘她知道了怕也不能喜欢。”

玉娘这几句话就重了,无论在哪里,妄自揣测上意总是大忌,红杏不过张扬些,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哪里敢认,冷着脸道:“三姑娘说什么,婢子听不明白,婢子还有事要做,告退了。”

不过几句话,红杏的自称已从我变成了婢子,显见得是认输了,不料玉娘依旧不肯放过她,好整以暇地道:“红杏姐姐是要去瞧瞧娘的雪耳吗?正好我刚才没见着娘,还要过去同娘请安的,不如同姐姐一起过去,倒也便宜。”说了竟是举步走在了前头。

红杏心里惴惴,看着玉娘不急不缓地在前头走着,只得咬牙跟了上去,眼瞅着要到厨房了,终于问道:“姑娘想要婢子做什么?”

这回轮着玉娘侧目看着红杏,轻声道:“红杏姐姐这话我怎么不明白呢?我能有什么要姐姐做的?”说话间到了厨房前,玉娘站下脚,只拿眼看着红杏,红杏只得先进去,片刻之后出来,手上已提了个食屉,看着阶下已没了玉娘身影,不由松了一口气,捧了食屉回房。

红杏一路之上想着见着马氏如何先告玉娘一状,编排些怨愤的话,只说是玉娘说的,以来好叫三姑娘告不成状,二来也让这位三姑娘知道知道她红杏的厉害。

不想才到正房门前就听着里头说传出玉娘的声气来,只说是:“这些年来女儿在庵里,多亏得娘年年送香火银来,那些姑子才不敢磨折女儿,为娘点一盏长明灯不过是女儿一点孝心,不敢当娘的夸赞。”

红杏听着玉娘在里头,心已经沉了些,又听着她话里意思,倒象是做了什么讨马氏喜欢的事,一时就不敢往里头走,怕玉娘瞧见她就说破了方才的事。

她脚下踌躇,门前的小丫头翠儿倒是瞅见了她,因才叫她骂过,有意献殷勤,忙掀开帘子,口中说道:“红杏姐姐,是太太的雪耳得了吗?”

红杏心中暗骂一声,只得捧着食屉往里走,一抬头就见玉娘坐在马氏下手,听得她进来,转过脸来,雪白的脸上含笑微微,红杏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果然玉娘笑微微道:“娘即要用点心,女儿就回去了,明儿再来给娘请安。”说了盈盈起身,冲着马氏福了福,回身走到红杏身边时就说,“姐姐这双鞋的花样儿倒是挺巧的,颜色也好看。”

红杏听着这句,手上一抖,险些将食屉翻了。

马氏才得了洪妈妈去甘露庵打听回来的信,玉娘果然替她在佛前点了盏长明灯,所费不满十两银子,又是要长供的,所以灯也小。

同玉娘所说不同,静尘师太却说是玉娘自己问的她,她才指点的。

马氏听了也觉得许是受了佛祖熏陶的缘故,玉娘比她娘孟氏可是懂事乖觉多了,因此瞅着过来请安的玉娘也顺眼。往常都是只叫玉娘略站一站就叫她回去的,今儿倒是留下她问了几句,看她不居功,虽说对着丫头的鞋子夸好看,不太有姑娘的模样,可想着她的出身,倒也不奇怪,反更显得她天真,倒是放心了些,就向红杏道:“三姑娘即喜欢你鞋上的花样儿,回头你描一张给三姑娘送去。”

红杏听着马氏吩咐只得称是,玉娘笑吟吟先谢过了马氏,又向红杏道:“劳烦姐姐了。”

红杏口中发苦,又不好在马氏跟前露出痕迹来,强着笑脸道:“姑娘喜欢是婢子的荣幸,不敢当劳烦两字。”

玉娘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出去。

掌灯后,玉娘坐在榻上,脚下放着一只小凳子,看着晓娟坐在上头打络子,正笑道:“这松花色的云雀结下头配上姜黄的苏子倒也端庄,正好给太太用。”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