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作者:丹剑穿心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小说

分类:古代来源:麦子云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9-15 21:32

简介:想要看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最新章节的不容错过!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辰风清扬之间的故事:看着老管家那虽然已经很是苍老面庞,看着老管家脸上的坚毅神色,司徒道济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劝离开了。所以,他沉默了,半晌后,才再次说道:“那么,将那些家丁女佣们都遣散吧!”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其实,司徒家三代为将,可以算的上是将军世家。可是史家有言“为将不过三代,三代必折,伤天和故。”就是说出过名将的家族,不能连续三代都出将军,否则必定会夭折。因为他们杀伤太多,有伤天和。

也许真是应了史家所言,司徒家如今便遭遇了这样的灾难。司徒家三代为将,三代也都为天子所器重。可是,在二十多年前,一名来自西域的苦修士来到了大唐,竟是替大唐驻守边疆。

此人勇猛无敌,且杀伐果断,经历大小战事上百次,未尝有过一败。深得当今皇上的赏识,逐步的成为了大唐的一名边防大将,替大唐驻守西北边疆。只不过,这个苦修士的来历十分的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往,所有人只知道一点,那便是他的名字叫做风清扬。

司徒道远之所以还只是一名校尉将军,和这个神秘出现的风清扬也有着莫大的联系。因为自风清扬之后,大唐边关再无异族胆敢大举来犯,他根本就没有立功表现的机会,这也就意味着他没有了上升的空间。即便大唐皇帝再重视他,可是他没有功劳,大唐皇帝就是想要封赏,也无从封赏起。

因此,司徒道远虽然是一名武将,却和文臣一般,只是每日上朝下朝。只是偶尔到军营中看看,巡视巡视,每天的日子极为的无聊。

左右无事的他,很想知道这个神秘的风清扬究竟是谁,来自哪里。为此,他特意部署了俩年,然而,所探知到的真相让他极为的震惊,同时也为他司徒家招来了灭门大祸。

司徒道远虽然探知到了风清扬的真相,可是同样的,手段不比他差的风清扬也发现了司徒道远得知他来历的真相了。所以,那个冒死将真相告知司徒道远的士兵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死去了,没有留下任何的波澜,也没有留下任何对风清扬不利的证据。

因此,司徒道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指控风清扬,也就无法将这个真相直接的告知皇帝,否则,也许被皇帝怀疑他嫉贤妒能。这对于十分重视家族荣耀的司徒道远来说,实在是不可接受的事情。况且,大唐天子已经到别处去避暑了,根本就不在长安城内,因此他就算想要将真相告知皇帝,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可不相信风清扬是傻子,能够让自己将真相告诉皇帝。

虽然说风清扬一直替大唐驻守边疆,使得四方蛮夷都不敢来犯,为人行事虽然说很是暴戾,可是这些所作所为却也不影响他一心为国的形象。毕竟,他所斩杀的都是大唐的敌人。对于敌人,也根本就没有留情的必要。因此,从表面上似乎并不能看出风清扬有哪怕一点点的叛唐之意。

可是,风清扬的身份让司徒道远不得不防。这还不是最为关键的,最为关键的是,风清扬来到大唐二十余年,竟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一点让司徒道远感到胆寒,也感到了一丝丝的阴谋的气息。

“风清扬,不管你来我大唐究竟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更加不会让你做出危害大唐江山的事情!”司徒道远知道自己的实力,与现在权柄正盛的风清扬相比,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可是他别无选择,因为他是军人,也是大唐的将军,更是大唐的守护者。他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了大唐的江山百姓,消除潜藏的危险。因此,他根本就不后悔自己当初做出调查风清扬的决定。

他虽然明知道风清扬一定会趁着皇帝南巡的机会铲除自己这个心腹大患,可是他并没有因此吓得惊慌失措,也并没有连夜逃离这座渐渐被一道无形迷雾笼罩着的长安城。他只是将自己的儿子给秘密的送走,保住司徒家的最后一丝血脉。

司徒道远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司徒剑被装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看着他被置放在一个大箱子中,混在一堆的杂物中,和那些精锐将士化妆成的家丁从后门离开。

他那双轻轻垂在身体俩侧的双掌,缓缓的握紧,用力的握紧。由于太过于用力,手掌上竟然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那一丝丝的粘稠且又猩红的鲜血缓缓的从他的指间溢出,滴落在青石板上。猩红的鲜血,与那青色发灰的石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一条雪白的手绢突厄的罩在了那张正在滴血的手掌上,轻轻的将那张紧紧握住的手掌拉开,然后用它按在那正不断溢血的伤口上。雪白的手绢,一下子便被鲜血浸湿了,却是显得那般粘稠发黑。

司徒道远转过头来,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面色陡然柔和,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

“对不起,要你和我一起死!”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司徒道济的口中发出。

对于怀中的这个女子,他欠的实在是太多了。他也许是一名出色的将军,却不是一名合格的丈夫。对她,他有的是无尽的疼惜和怜爱。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并不姓司徒,也没有这座巨大的宅子,他只想和这个女子长相厮守,平凡的度过一生。

刘氏侧着脸,轻轻的靠在司徒道远温暖的胸膛之中,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听着他所说的话,感受着他胸膛所发出的振动。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的脑海中一阵的晃动,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日子。

双臂紧紧的环在这具挺拔魁梧的身体上,她的眼神之中尽是缅怀,“将军,你还记得我们相遇的日子吗?那一天的你,穿着白光闪耀的铠甲,骑在战马之上,是那般的威风凛凛。当日的我,也就像现在这样靠在你的胸膛上,听着你那稳健的心跳声,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我和你俩个人。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彻底的爱上了你!”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那一日的你,也是那么的美丽,就如同天仙下凡一般,独独傲立在这污浊的世间。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我的心已经被你偷走了。”司徒道远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微笑,眼神显得有些恍惚,似乎也回忆起了那段美好的时光。

刘氏闻言,微微一愣,轻轻抬起头,看着司徒道远那张已经被风霜磨平了菱角的脸。缓缓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司徒道远的脸颊,眼眶微红,却是笑着说道:“你还如当年那般,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我,却是老了,不再如当年那般的美丽!”

“傻瓜,你哪里老了,你在我的心中,还是那般的美丽,永远都不会变的!”司徒道远怜爱的抚摸着刘氏那已经不在光滑的皮肤,却是这般柔情的说道。

“真的吗?我真的没有老吗?”刘氏就如同初恋的小女孩一般,竟是一下子羞红了脸,双手揪着衣角,似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到刘氏竟是如此的反应,司徒道远的眼眶瞬间便红了,一下子将刘氏再次的拥入怀中,紧紧的,竟是那般的用力,仿佛想要将刘氏融入自己的身体中。

一滴略微有些浑浊的眼泪滴落在刘氏的黑发上,泪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竟显得是那般的纯洁无暇。

“真的,你还是那般的年轻,那般的美丽。并且还将永远的年轻,永远的美丽下去!”

刘氏的眼睛紧闭着,身子却在不断的颤抖,俩行清泪从她的眼角缓缓的流出,将司徒道远的胸前沾湿。

虽然被抱得喘不过气来,可是刘氏却没有说话,反而更加紧紧的抱着司徒道远。

司徒道远的眼中有着深深的愧疚,对不起,这么多年,为了大唐,我都冷落了你。真的很对不起,如果真有来生,今生欠你的,来世我做牛做马也要偿还给你!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