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谁能想到商界冰冷帝少遇见她之后

谁能想到商界冰冷帝少遇见她之后

作者:不是秦小缺
谁能想到商界冰冷帝少遇见她之后小说

分类:言情来源:悠书阁状态:未完结

时间:2020-06-30 17:46

简介:新上好文《谁能想到商界冰冷帝少遇见她之后》正在火爆热推中,在这里提供谁能想到商界冰冷帝少遇见她之后余小溪湛时廉小说全章节阅读:余小溪救下了湛时廉之后发现自己的生活被湛时廉安排得明明白白,同时,余小溪也清晰地意识到湛时廉好像是可以依赖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不敢再待在大叔身边,怕自己一时冲动又会做出出格的举动,低下头很小声地说了一声“我吃饱了先上楼了”,就仓皇而逃。

湛时廉摸了摸自己被亲吻的那半边脸颊,愣在原地,愣了许久。

余小溪上楼进了卧室,飞快地关上卧室的门,像是关上了一个本不该说出来的秘密。

心跳得砰砰的,仿佛有什么即将破土而出。

余小溪后背轻靠在门上,捂着发烫的脸颊,后怕大叔不喜欢她这么主动。

女孩子不是应该要矜持吗?

她突然发觉自己对大叔其实并没有很了解,不知道他的喜好,不清楚他的性格,这样下去可不好。

揉了揉脸,余小溪决定多了解一些和大叔有关的事。

大叔是一个这么称职的男朋友,自己也要努力当一个称职的女朋友才是。

余小溪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李管家正在一楼给佣人们布置明天的打扫任务,刚布置完,就见余小溪汲着兔子形状的毛绒拖鞋,快步从楼上下来了。

李管家连忙迎了过去:“余小姐,先生给您定制的衣服马上就要到了……”

定制的衣服?

余小溪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码事,她诧异地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自己来找管家的目的,开口说道:“李伯,大叔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说先生啊?”李伯认真想了想,斟酌了一下言语,“先生是个生活习惯很固定的人,对自己很严格,而且……咳,还有严重的洁癖。”

洁癖?

余小溪咬咬唇。

回想起之前大叔在厨房里洗菜做饭的一幕,她一点也不觉得大叔像是有洁癖的样子。

她本还想再问几个问题,然而李管家看到不远处的一道人影,就如耗子见了猫,说自己还要去监督工作,一溜烟地走了。

余小溪回过头,看到了不知何时来到了别墅里的湛岑。

“湛岑,你来得正好,”她转身走了过去,“你认识大叔很多年了,对吧?”

湛岑点点头,他是回来取文件的,不知道余小姐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余小溪面上一喜,觉得自己问对了人:“那……那你知不知道,大叔他平时喜欢干什么?”

“爷平时……还真不喜欢干什么,而且从不出席宴会,很少进行社交,一般都是被人来找爷,爷还经常拒客不见。”湛岑挠头说道。

很少进行社交吗?

那两天前大叔为什么会出席余家的生日宴?

余小溪愈发疑惑,她怎么觉得,自己认识的大叔,和别人眼里的大叔完全不一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言语间,有几个佣人推着好几排挂满了衣服的衣架,从外头进来了。

“把这些都放进余小姐的卧室。”李管家在门口吩咐道。

余小溪被那琳琅满目的衣服吓了一跳,她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难以置信地问:“这些……都是给我的?”

“当然了,”李管家微笑点头,“这些都是先生专程为您准备的,先生希望您在汉景别墅能住得习惯些,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家这个字眼,戳在了余小溪心尖上最柔软的地方。

大叔想给她一个家……

真好。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用独自一个人了。

“李伯,我今晚有事要回去一趟,可能要明天才会回来。”余小溪和闺蜜裴卉卉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眼看时间不早了,也该出发去出租屋了。

虽然管家替她把所有生活用品的准备好了,但她的所有课本和笔记,都还在出租屋里呢,眼看两天的病假马上要结束了,明天她就该继续去学校上课了。

今晚就先在出租屋住着吧,正好整理整理行李。

一想到明天大概又会在学校里见到余雅媛,她的心情不由自主低落了几分。

余小溪是个乐观的人,可乐观不是健忘,那天在余家发生的事,她仍记得清清楚楚。

她只能努力不去回想,用快乐的事情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一些,沉溺在痛苦里不仅于事无补,还会让甄丽萍、余雅媛母女两个看她的笑话。

她要活得坚强些,才不要被她们看了笑话。

“既然这样,那我让司机送送您。”李管家说道。

余小溪点头,脆声说道:“谢谢李伯。”

司机把余小溪送到了出租屋,在出租屋里收拾了一会儿,余小溪接到了裴卉卉的电话。

“小溪,我已经到火锅店里了,你在哪呢?”

“哦,我马上就来。”余小溪说着,放下了手边的事。

挂掉电话之后,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现在离两人约好的时间还差整整一小时。

她不禁喃喃:“卉卉可真是个吃货……”

平时约好逛街、看电影的时候,卉卉总是准点到,可只要是去吃好吃的,卉卉就一定会提前抵达目的地。

为了美食,冲锋陷阵,在所不惜。

赶到火锅店,天已经彻底黑了。

步行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人声鼎沸,很是热闹。

余小溪不知道,暗处有一双眼睛正紧盯着自己。

“这就是那个余小溪?”陆棠华冷笑着问。

她还以为有多惊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那面包羽绒服,那又蠢又笨的雪地靴,还有那只一看就很廉价的帆布包,浑身上下加起来绝不超过一千块,吃的还是这种一人五十块的自助火锅……

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跟她争?

“大小姐,可能湛少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呢?”一旁的何叔开口。

何叔是陆家的管家,年轻的时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要不是陆棠华的母亲心善救了他,他这条命早就丢了。

正因如此,他才对陆棠华这个大小姐忠心耿耿,言听计从。

哪怕陆棠华叫他去杀人,他也绝没二话。

“喜欢这种类型?”陆棠华对何叔的话嗤之以鼻,“不过就是一时新鲜罢了,现在以为是难得的白月光,等新鲜劲过去了,就只是一粒饭痂子。”

陆棠华不相信湛时廉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这就好比一个吃腻了米其林餐厅里那些牛排、松露和鹅肝酱的人,偶尔尝一次路边摊,会觉得格外的好吃。

可要是天天吃路边摊,谁能吃得惯?

“那……大小姐您的意思是?”何伯试探着问。

陆棠华又是一声嗤笑:“也就是你之前没调查清楚,这种货色压根不需要我出手,不出几个月,时廉哥自然会把她甩了……先派人盯着吧,有什么动静随时告诉我。”

余家这种所谓的大家族,也就是在普通商圈容易被追捧,像湛时廉这种身份,断然不可能对其看得上眼。

余家不可能成为湛家的助力,余小溪也不可能成为湛时廉的贤内助。

陆棠华甚至根本不觉得余小溪有和自己相提并论的资格,既然这样,何必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

闻言,何伯恭敬点头:“是,大小姐,我这就去办……”

与此同时,火锅店里。

“小溪!”

余小溪刚推开玻璃门走进去,就看到坐在不远处的裴卉卉在冲自己招手。

“怎么才两天没见,你就瘦了这么多?”裴卉卉上下打量余小溪,眼里写满担忧。

“着凉发烧了,所以就瘦了。”余小溪解释。

“哪里只是着凉发烧这么简单,明明就是那个混账余弘扬,想把你塞给卫炎彬当老婆,才逼得你不得不跳楼……”裴卉卉愤愤不平地说着。

宴会上的事,她已经全都打听清楚了。

只是她以为余小溪跳下来之后被好心人救了,送进了医院,而不晓得那个叫湛时廉的好心人,已经成为了余小溪的男朋友,更不知道余小溪这几天一直住在汉景别墅,和湛时廉待在一起。

“算了,不要说这些了。”余小溪摇摇头道。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再提。

可对于余家那几个人来说,事情显然还没有过去。

余弘扬最近一直没出过余家别墅,他动用了所有手腕,企图把消息封锁住,可事情不知怎么还是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他的一张老脸都快被丢尽了。

原创更新榜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